良寛詩集

プライマリータブ

天放老人
千峰凍雲合。
万径人跡絶。
毎日只面壁。
時聞灌窓雪。

有感
剃除髭髪為僧伽。
撥草瞻風有年茲。
如今到所供紙筆。
只道書歌与書詩。

驟雨
今日乞食逢驟雨。
暫時廻避古祠中。
可咲一嚢与一鉢。
生涯瀟洒破家風。

戯代先生
諸国行脚来。
九秋欲尽天。
要知遠行地。
看取余足搬。

高野道中買衣直銭
一瓶一鉢不辞遠。
裙子褊衫破如無。
又知嚢中無一物。
総為風光誤此身。

海津氏宅即事
田家風雨後。
籬菊僅存枝。
少婦釀濁酒。
稚子牽衲衣。

遊松之尾
茲来此地九月初。
長天雁啼菊花開。
老少相卒散歩去。
松林数里無塵埃。

暮投閑閑舎
自従一破家散宅。
南去北来且過年。
一衣一鉢訪君家。
復是凄風疎雨天。

懸崖撒手見
四十年前行脚日。
辛苦画虎猫不似。
如今懸崖撒手看。
只是旧時栄蔵子。
(栄蔵子是良寛出家前的俗名)

和韻
把燭嵐窓夜。
夜静雪華飛。
逍遙皆自得。
何是復何非。

毬子
袖里毬子直千金。
謂言好手無等匹。
箇里意旨若相問。
一二三四五六七。

南泉
南泉老古錘。
遇来慣為賓。
涙痕与血痕。
染為池陽春。

病起
一身寥寥耽枕衾。
夢魂幾回逐勝遊。
今朝病起江上立。
無限藤花髄水流。

米沢道中
幾行鴻雁鳴南去。
回首不耐秋蒼茫。
千峰落葉風雨後。
一軍寒村帯夕陽。

寒夜
草堂深掩竹渓東。
千峰万岳絶人蹤。
遙夜地?焼榾柮。
只聞風雪打寒窓。

端午於玉島
携樽共客此登台。
五月柘榴長寿杯。
仄聞屈原湛汨羅。
衆人皆酔不堪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