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传说十八:电话铃声

吴姐一向认为,男人必须有钱。开车就要开宝马,买房就得买别墅,玩女人就得玩明星,吃饭就得去香格里拉。
每个月挣不到几万块钱,这个男人就瞎了。这样的男人没资格上论坛,没资格写诗搞浪漫,更没资格罗里罗嗦的。虽然如此,自己的老公远远没达到这个条件,实际上离这些条件差的太远了,自己还是嫁了。
原因是母亲的一句话:“你就知足吧!他要是多少有点钱,能要你?”
谈恋爱的时候,的确把老公看作潜力股来投资的,结婚不久便发觉自己被套牢了,生孩子之后这种感觉更强烈了。不过按照吴姐的性格,就算被套牢也不能干等解套,那就不如干脆做个股东,至少混个发言权。
于是没事就敲打敲打老公,把他训练的规规矩矩,唯命是从。
其实老公越是听话甚至害怕,吴姐越是感觉失望,男人就算没钱,至少该有点骨气呀。看到畏缩躲避的背影,吴姐从心底感觉厌恶,唯有深深叹息,倒巴不得老公转过身来大大方方和自己吵一架。
老公真的转过身来吵架的时候,吴姐却被激怒了:“你一个男人,一个月也就挣那么几毛钱,有没有出息呀,我一个女人都往一万上数呢,你丢不丢人?”
这话也激怒了老公,他没有争辩,拿起衣服冲出这个家,临走还没忘记重重地摔上门以示愤恨。
老公离家出走,这是结婚以来的第一次。尽管知道老公要不了半小时就会乖乖回来,但既然有了第一次出走,那就是开了个恶头,不严加管束的话难免以后惯出臭毛病来。
等了半个多小时,门外静悄悄的没有声息,看看窗外,同样静悄悄的没有声息,家里也是。吴姐忍不住了,考虑了一阵子终于下决心拿起手机,拨号。
手机响了,但只响了几下,突然传来悦耳的提示:“对方暂时不方便接通,请稍候再拨。”很明显,是被对方关掉的。不接她的电话,这也是第一次,吴姐愤怒的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再次拨打时,老公的电话已经关闭电源了。
吴姐很快感觉到恐怖了,一夜未眠。
老公虽然是个懦弱的人,被逼到这种地步干什么都不奇怪。但不应该轻生吧,男人有勇气去死难道没勇气活?但不接她的电话,至少意味着老公敢反抗了,这是不计后果的反抗,男人的绝望。
不管怎样,吴姐还是胡思乱想,好容易等到第二天早上九点,给老公的单位打电话,没来上班。吴姐哦了一身,好像有什么东西堵住喉咙,透不过气来。
熬到下午,连打几次电话,单位都说没看到人,给老公的几个朋友打电话也同样没结果。吴姐真的害怕了,快到晚上的时候实在忍不住了,来到自家附近的派出所报案。
“失踪多久了?”
“昨天晚上出门的。”吴姐对对面的这个年轻的公安战士还真有点不放心,估计刚才警校毕业的吧。
“昨晚的话,到现在多少小时呀。”公安战士开始用手指头计算时间,突然叫了一声:“还不到24小时呀!有规定,人员失踪不超过48小时我们不能受理的。”
“我怕发生意外,能不能看看昨晚有没有什么事故之类的?”
“你把名字写一下,我查查看。”
战士看了一眼名字,感觉有点眼熟,侧身在电脑上查了一下就说道:“吴女士,这个怪我,本来该去通知你的,工作一忙忘了。你丈夫昨晚别拘留了。”
“什么!!拘留?他干什么了?”
“是的,他。。。”
“难道是酒后驾驶?”吴姐不等战士说完就抢先喝问。
“不是,他。。。”
“难道是酒后嫖娼?”吴姐不等战士说完就抢先喝问。
“不是,他。。。”
“难道是酒后赌博?”吴姐不等战士说完就抢先喝问。
战士真有点草鸡了,大声说道:“拜托了让我说好吗?都不是!也没喝酒!是盗窃!”
“他偷什么了?”
“你别急,听我说完好吗?
昨天夜里,离这不远有家信用社,你丈夫在那里撬保险柜的时候被保安当场抓住的,属于盗窃金融机关罪,可能要判刑的。”
“他怎么会去银行撬保险柜?”
“这个正在调查中。昨晚保安说的,他正好巡逻到保险柜那儿,都打算回去睡觉了呢,正好听到有手机铃声,就打开灯一检查,发现你丈夫正撬保险柜呢,都撬开一半了。好险呀,对亏他手机响了,不然几百万就没了。”
吴姐惊的目瞪口呆。恰好这时有个办暂住证的人走过身边,可能是个教徒吧,吴姐清清楚楚地听到了一声:阿门。

投票: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