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传说十九:陈葱炒木参


海岳的爷爷应该是个了不起的人物,据说当年给溥仪做过饭,那溥仪是中国著名的末代皇帝,那么海岳的爷爷也算是个皇家末代御厨了。
当时兵荒马乱,日本人逼着溥仪改吃日本料理,海岳的爷爷哪里会做什么生鱼片,只能辞职还乡。不过毕竟在皇上身边干过,知道的事情太多,担心日本人杀人灭口,海岳的爷爷半夜里叩别皇上,天没亮赶到城门口,伸着脖子学了几声鸡叫骗开城门,一溜烟地跑回青岛。
皇上赏赐了不少银两,海岳的爷爷便在西镇买了房子,隔壁紧挨着吴大财主。
吴大财主不知道是哪里人,口音很重,可能是广州湖南或者四川一带的,反正听他说话很费劲。吴大财主很有学问,家里有专用的书房,闲着的时候还泼墨挥毫写几个字,这让海岳的爷爷很羡慕。因为海岳的爷爷没上过学,只是在宫里学过几个字,所以看别人能写能画那就当作大翰林看待了。吴大财主的儿子吴桥,那也是个有本事的人,日本人在的时候他别着王八盖子当了汉奸,国民党来了他又别着盒子枪当了警察。还好,吴桥人不错,认认真真当汉奸当警察的,从不祸害邻居,对海岳家很客气。
海岳的爷爷不会经商,眼看着坐吃山空,熬到日本人投降了,就在西镇找了家大饭店当了大厨,干起老本行。
没几年吧,时局又变了,听说国民党也顶不住要逃跑,共产党要来打土豪分田地了。青岛乱糟糟的,很多人跟着部队在小港上船往台湾逃。
这次吴桥害怕了,解放军来了肯定要镇压他,于是也商议着要往台湾跑,这下把吴大财主一下就急病了,本来就年事已高,病倒了就很难再痊愈,一日一日虚弱下来。
有一天夜里,海岳的爷爷半夜里爬起来解手,尿完了正在浑身抖擞,忽然发觉隔壁的吴大财主家还亮着灯,还有人说话,便胡乱摸了几块砖垫在脚下,趴墙头上望里屋看。正好听的吴桥焦急地在问:“财宝到底藏在哪里呀。”
海岳的爷爷心中一惊,赶忙竖起耳朵,只听到吴大财主一阵乱咳,嘟囔了好一阵,都是方言听不懂,但最后吴大财主长叹一声,唱歌般说了十个字倒是听清楚了。海岳爷爷一阵狂喜,想继续听下去却脚下一滑差点摔倒。于是弯腰提着裤子,踮着脚悄悄回到屋里,找到一支发霉的毛笔,把刚刚听到的吴大财主说的藏宝地点记了下来:“锅破山货在,陈葱炒木参”。

海岳刚记事的时候,有红卫兵闯到家里,捉住年迈的爷爷要拖出去批斗,海岳的爷爷急忙说道:“我坚决拥护社会主义!我可以检举揭发地主老财隐藏的财产。”
红卫兵问他在哪里,海岳的爷爷指着隔壁说:就在吴大财主的厨房灶台里。
于是红卫兵们跟过去,吴大财主家早没人了,很败落,厨房里的灶台上还真有一口破锅。
挖开灶台,没挖多深,就看见一块黄灿灿的金砖。
后来有人说,南方的地主老财有个风俗,就是喜欢在灶台下埋一块金砖,用来供奉灶王爷的。于是海岳家的灶台也被红卫兵刨开了,结果什么也没发现。
海岳的爷爷因此逃过了一劫,但财宝也因此损失了一半。“锅破山货在”,很明显是指财宝藏在破锅下,也就是灶台里了,可是“陈葱炒木参”究竟指的是什么呢?很像是一道菜名,海岳的爷爷百思不得其解。
就在海岳爷爷忙着寻宝的时候,十岁左右的海岳突然得了一种怪病。身体越来越虚弱,还动不动流鼻血。去了几家医院,有的说是贫血,有的说是心血管疾病,反正拿不出治疗方案。眼看就不行了,有个江湖郎中路过海岳家,看了一眼说这种病很好治,只要每天泡些木耳用大葱炒来吃,半年内就好。
于是海岳的母亲每天给海岳炒大葱木耳,半年后居然奇迹般地痊愈了。从那以后海岳的母亲还是经常大葱炒木耳,最后母亲还学会了自己培植,满院子都种满了木耳。

星期天下午,海岳来到晕糊家。晕糊是青岛港小有名气的鱼贩子,捣鼓海货发了笔大财。因为经常有新鲜海货还很便宜,海岳和不少人都是直接登门预定,都是为了送礼。明天有个重要客户要离开青岛,老板让海岳给准备点东西。
刚进大院就闻到腥臭味。抬头看看里屋的门上贴的还是那幅破旧发白的对联:“读书能长久,耕田保平安”。海岳每次看到这对联都是哭笑不得:一个鱼贩子,贴什么读书耕田的对联呀,和他的职业毫不相干呀。
看到海岳来了,晕糊自然很高兴。赶忙让到屋里要倒茶,海岳摆摆手点了几样海货,客套一番想要离开,突然看见院子墙角放了几个大盆泡着哈喇和海参,边上还有几个药瓶子,有点好奇,问:“这是什么呀,你不会往海货里掺药吧。”
晕糊不大好意思,不想说又怕海岳误解,便硬着头皮尴尬地解释:“这些可不是给你预备的。里面是。。。。。”
“是什么呀?搞什么鬼。”
“是。。。。尿。尿泡的。嗨,这几天不是中央首长来青岛视察嘛。饭店里从我这进货,非要肉肥的,这季节上哪找肉肥的海鲜。海鲜可不听中央的话,没法子呀,用尿泡,然后放点药水,海鲜就显得又大又肥。活该倒霉,让他们尝尝咱老百姓的尿味。”
说完哈哈大笑,海岳也跟着笑,不过担心道:“我要的货可别这样啊,恶心死了。”
“放心吧,咱老百姓活的多艰难,我怎么能坑呢。要坑就坑这帮当官的比养的。”
海岳并不怎么讨厌当官的。一般来说,没本事的讨厌当官的是因为当官的不给办事,有本事的反而喜欢当官的,因为认识当官的好办事。
海岳的孩子上幼儿园的时候就有忧心忡忡的老师来说:你孩子学习不好,可能要留级了。于是海岳一个电话给某当官的,第二天孩子就从幼儿园顺利毕业。
上小学一年级时,也有个忧心忡忡的老师来说:你孩子学习不好,可能要留级了。于是海岳一个电话给某当官的,第二天孩子就从一年级顺利升级。
现在上二年级了,估计不久还会有个忧心忡忡的老师来说:你孩子学习不好,可能要留级了。海岳还会打电话给某当官的。现在这时代,只要认识当官的,没有办不了的事。

回到家,快5点了,老婆开始准备做饭。
海岳抬头看见桌前的墙上贴着那幅爷爷偷听来的藏宝谜语:“锅破山货在,陈葱炒木参”,突然若有所思。多年来海岳也是冥思苦想无法参悟,可是简单考虑一下呢?“锅破山货在”应验了藏宝地点,“陈葱炒木参”实际上不就是一道菜名,一道救了自己性命的菜谱吗?
木参就是木耳!想到这里海岳有点兴奋起来,破锅下埋的金砖固然是宝,但这道普普通通的菜却是母亲无限的爱心,把他从死神手里夺回,把他抚养成人的无价之宝呀。还找什么呢?宝早就找到,一直在自己的身边,时刻没有离开过自己呀!
海岳站起身,对老婆说道:“今晚不在家里吃,我们去老太太家看看吧,到那儿吃。”
老婆答应着去打电话,海岳看到孩子高兴地在喊叫,心里一片温馨,他知道老太太看到他们一家来该有多么高兴。
海岳也知道,今晚的菜肯定少不了陈葱炒木参,这是母亲拿手的菜,母亲亲手种的木耳,母亲慈爱的菜,海岳希望长久享受它。

投票: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