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神社兴衰史

qdshenshe001.jpg
 
《青岛神社纪要》全译如下

  • 创立之经过

   1914年11月,皇军占领德国租借地青岛,守备军司令长官神尾陆军大将与青岛军政委员长吉村陆军步兵大佐认为有必要建立神社。1916年定下建立官方级别神社的方针,选定地址并平整地基。同时由内务省推荐的加护谷佑太郎设计,由休假于石上神宫的宫司远山正雄担任建寺事物。1917年5月末,青岛守备军司令官大谷陆军大将认可了青岛军政长官竹内陆军少将的创立青岛神社提议。1918年5月5日举行地镇祭,年末开始部分施工。主要建筑材料在日本兵库县明石码头切割组合使用陆军御用船只运送而来。1919年5月11日举行取木仪式、正殿立柱仪式后制定永久维持法规。同年7月27日举行上梁仪式,11月初七举办镇座仪式以纪念青岛占领日。青岛守备军司令官由比陆军大将(因不在青岛)的代理者及陆军参谋长向西陆军少将主持祭奠。

  • 维持法规的设定及神社区域的划定经过

1915年决定创立神社的同时也研究了维持法规。1919年4月1日(镇座仪式为同年11月)于青岛守备军财务预算中设定青岛神社基本财产为十万银元(换算日元约为16万1500元)。
  该基金于1924年3月末可换算为18万3054日元。
  神社区域早已划定,在归还青岛的声明中也有确定,1922年2月4日华盛顿公约中签署的关于解决山东悬案的条约第一章第七条协议神社公有财产保有规定及同年12月1日在北京协定的中日解决山东悬案条约中第四章公有财产部第七条规定神社土地面积(6000余坪)建筑面积(含青岛忠魂碑1000余坪),日本政府在青岛的保有财产规定以及详细条约附属书第五公有财产条目里青岛神社地基及周围山林6万余坪(其中忠魂碑地基及周围1万2千余坪),对此中国政府声明解除其森林保有并允许自由使用森林地带举办祭奠仪式。故此青岛神社实际拥有地基及周围面积为6万6千余坪(其中青岛忠魂碑及周围面积1万5千余坪)。

  • 青岛神社的祭祀经过

  1919年11月7日举行镇座仪式,8日举行天皇特使进献后,在青岛守备军司令官的指挥监督下根据青岛民政署年度预算嘱托远山及民政署雇员樱木外加一人从事祭仪及各项事宜。
  祭仪全部按照官方神社之下的神社规格,青岛守备军司令官举行纳奉仪式。
  1921年四月开始,根据青岛神社职制及青岛守备军特别财务预算,在民政长官的监督下从事宫司以下的神职社务。
1920年12月10,随着青岛守备军条例的废止,作为财团法人青岛奉斋会主从事青岛神社及青岛忠魂碑的奉斋。
但有大型祭祀活动时,引领青岛总领事奉献币帛,仪式庄严与从前无异。
  故青岛守备当局基于引导国民侍奉神社的自治精神,以监督机关(官),协议机关(民),实行机关(教)三个机关结合的方式自1920年开始将神社业务全部委托与青岛日本人会,守备军官宪仅行监督,意在帮助将来民团自治的训练和准备。不违其意,1921年4月21日开始逐渐成立日本人会并巩固基础。然青岛守备军声明撤退的期限日益迫近,在此形势下,军事当局再次确定方针,重新设立财团法人青岛奉斋会以维持新的奉斋活动,以配合青岛守备军撤退之后继续侍奉神社忠魂碑。
 
青岛神社祭祀神灵:天照大神,明治天皇,大国魂神。

注1:地镇祭
又作地镇式、地镇法、地坚法。即筑坛建堂时,将金银等宝物埋入地中,以祭祀地神之仪式。据陀罗尼集经卷十二载,于筑坛建堂前,先用绳订定道场之四角及中央,再以白粉点之为记,次于各点处掘一孔洞,埋入七宝(金、银、真珠、珊瑚、琥珀、水晶、琉璃)、五谷(大麦、小麦、稻谷、小豆、胡麻),以比拟佛转法轮处之意。关于埋藏之宝物,据蕤呬耶经卷上举出五宝、五药、五谷等十五物,唯埋藏于道场之中央处。另据大日经疏卷四举出五药、五宝等十物,亦唯埋藏于中央处。
此地镇法系依据不动安镇轨、一髻尊陀罗尼经等而来,为息灾、增益之修法。若为镇地形者,称为地镇;若为镇土坛者,称为镇坛。此地镇、镇坛若分为前后二次而修,称为本仪;若简略地镇,而一次兼修二者,则称略仪。
注2:天照大神:(《日本书纪》)或称天照大御神(《古事记》)、天照皇大神、日神,是日本神话中高天原的统治者与太阳神。她被奉为今日日本天皇的始祖,也是神道教最高神。
日本神话传说中最核心的女神[1] --太阳女神,被奉为日本皇室的祖先,尊为神道教的主神。据《古事记》和《日本书纪》记载,伊邪那岐在逃离“黄泉国”的归途中,于日向国橘小户阿波岐原洗刷污秽时,洗左眼生出一美丽女神。因女神出生时光辉耀天照地,伊奘诺尊甚喜,将其命名为天照大神,送她八坂琼曲玉,并命其司理高天原(诸神所居之处)。
天照大神在高天原开垦田地,传授养蚕、织布技艺,治理有方,使诸神过着安逸和平的生活。后来,天照大神命令其子天之忍穗耳命去司理农作物丰富的苇原中国(指日本)。从此以后天照大神的子孙就一直治理日本。天皇是天照大神万世一系之神裔的传说便是由此而来。天照大神的主要祭祀地是伊势神宫,以八咫镜为神体。
注3:明治天皇:明治政府于明治22年(1889年)制定《大日本帝国宪法》(明治宪法),这部东亚首部的现代成文宪法是摹仿普鲁士宪法的钦定宪法。明治宪法第一条规定:“大日本帝国由万世一系的天皇统治之。”明治宪法系基于天皇主权的原理,由天皇总揽立法、司法、行政之统治权。此外,行政各部的官制、陆海军的统帅、宣战的公布、条约的缔结等,都属于天皇的大权。从此,天皇摇身一变,成为神圣不可侵犯的“神人” 。在明治宪法下,皇室典范异于一般法律,与宪法同为最高法规。
注4:大国魂神:日本神话中的神,也叫倭大国魂神。
 
在青岛神社自编的《青岛神社要览》中还有中文的介绍:
qdshenshe002.jpg


大正三年(1914年)117日,我帝国皇军之占领青岛也为赖神灵之加护促进世界之和平与人类之福祉起见乃创设本神社于大正五年(1916年)选定地基19185月起工至1919727日告竣同年117日即占领纪念日奉祀神灵。
本神社所祀之神位即为 天照大神 明治天皇 大国魂神之三神。
天照大神即我皇室之祖而为平和博爱之神其伟大神德爱抚苍生。
明治天皇即能体历代列皇所承皇祖仁心而实现之于中外以为一代之圣业。
大国魂神则守卫国土之神也。
本神社是在若鹤山此山原为莫尔得克炮台标高265尺。
参道延长有120间幅员有16间。
建筑物有 正殿 中门 瑞垣 拜殿 神馔所 第一华表 玉垣 社务所 洗盥所 神库 仓库 神舆库 第二华表 社号标 揭示牌 参拜人休憩所 纪念陈列馆等。
例祭(43日,1017日)祈年祭(217日)新尝祭(1123日)等日为主要祀日
 
 
青岛神社在当时,是日本在其国土之外世界最大的神社。建设之初即建成初期,属于日本官方神社,由日本守备军直接拨款维持所有费用。当然,神社另一个组成部分也是核心内容,就是为了祭祀忠魂碑。
忠魂碑位于现在的中山公园内,原本是日军为了纪念日德战争中死去的日军官兵而建。其实青岛神社的建立与其有极大关系,可谓相互相乘,密不可分。
在中国国内强烈的抗议以及英美等国的干预下,1922年日本向中国归还青岛主权,作为条件,在青岛的日本侨民享有一定的特权并保留对青岛神社和忠魂碑的管理权。
日军撤出青岛后,神社交给青岛的财团法人日本居留民团体奉斋会管理,也就是说神社不再属于日本政府财产。由于青岛神社规模宏大,日军撤出后,奉斋会失去维持资金的来源,加上没有中国百姓的支持和捐赠,只能靠在青岛的日侨捐款维持,渐渐捉襟见肘,难以支撑。到了1929年时,财团法人日本居留民团体奉斋会山穷水尽,不得不考虑丢掉这个烫手的山芋了。
1929年,青岛的日本居留民团行政委员会接手青岛神社。
qdshenshe003.jpg
 
从众多繁杂的日本原始资料中可以看出,青岛神社经历繁华创建,在1922年日军撤出至1937年日军再次占领青岛之前的十多年间,跌入低谷,惨淡经营,甚至被当作皮球踢入在青岛的普通日侨手里。
有位日本侨民,这样回忆当时的青岛神社:
其占地面积几乎是靖国神社的两倍。
从辽宁路开始,蜿蜒而上的小坡度的参道,直达大牌坊。
走过广场,再登上长长的台阶,就能看到小牌坊和神殿了。
除了一百多层台阶,其右边还有细长的山道,中途设有休息所,再往上攀登,还能看到猴笼等小动物园。

花开季节,参道两侧的樱花烂漫开放,神社境内随处都是赏花的人,每年春秋两季都会盛大的祭祀活动。
神社,对于孩子们来说,是自由玩耍的广场和公园,如同天堂一般。
1923年,日本归还青岛时,作为条件,保留了青岛日侨民团,日本中小学校以及青岛神社的土地权益。

青岛神社在日本投降后被青岛市民放火焚毁。大牌坊被拆除于1949年之后,樱花及建筑物毁坏于70年代末80年代初。
时任青岛神社祭司的儿子,羊会会长的宫崎丰茂先生来了一封邮件,说到青岛神社的格式制度“別格官幣社”,祭奉的是天照大神和明治天皇,其神体为“镜”。
神殿周围是郁郁葱葱的松树,松树林内是禁止入内的。山整体用铁条网作为栅栏,神社的进出口就是有大牌坊的外参道。东侧有连接黄台路的南门,北侧是通往 吉林路的北门。附近还有稻荷神社。神官的身份设有宮司、禰宜、主典。
战争结束时,青岛神社尽快关闭了,必须将“神体”归还本宫。日侨居留民团经过协商,于1945年12月末,根据撤退顺序,安排了尽早的船线,登陆鹿儿岛,经山口县 赶赴东京,将“神体”归还于明治神宫。

 
然而天照大神也罢,神体也罢,究竟能否真的保佑经受战争苦难的日本人呢?
与青岛神社祭司一起乘船回国的日本侨民,在看到日本海岸的那一刻,亲眼目睹了令人惊心动魄的场景:
融入这景色的撤退船上
不断有妇女投入海中
她们都是身怀六甲的孕妇
不管什么理由都只是狡辩
带有异国血统没有父亲的婴儿生下来也无法生存
沉入海底,我的名字和地址
请都忘记吧
别给我的家人和亲戚们再添麻烦
家园就在眼前
苦难的身体走过了几百几千倍遥远的道路
在梦里朝思暮想曾为此流泪的家园
在即将到达的那一刻却全身战栗
无法跨越这最好的距离
这不是腹中的孩子与我回归的家园
已无归宿
只有这广阔的大海
能将我们紧紧拥抱吧
 
 
青岛神社的神体,从哪里来又回到了哪里。毕竟这不是和平带来的神体,对于普通的中国百姓来说,刺刀下的信仰,无论怎样灵验的神体,都是魔体,终究要被驱逐。
 
青岛神社,忠魂碑部分图片资料:

qdshenshe101.jpg

qdshenshe102.jpg

qdshenshe103.jpg

qdshenshe104.jpg

qdshenshe105.jpg

qdshenshe106.jpg

qdshenshe107.jpg

qdshenshe108.jpg

qdshenshe109.jpg

qdshenshe110.jpg

qdshenshe111.jpg

投票: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