筑波大学哟,那首诗真的很糟糕

概要
筑波大学纪念碑铭板上的所谓“汉诗”,无论如何也难以苟同,纯属诗词的外行作品。
筑波大学纪念碑
坐落于茨城县的国立筑波大学里,有个筑波大学纪念碑。校方的解释为:“作为本校的学术符号之一,期待能给人以跻身学问的崇高精神与激昂感”。
这是2014年茨城县信用组合会长幡谷祐一先生捐赠的,所刻的也是这位幡谷会长写的“诗词”。这里详细说一下,这首作品为何不能称之为“诗词”的原因。作为一个日本文学和中国文学教授云集的大学,这样的外行作品居然也敢称“诗词”,更为甚者还将其列为“学术符号之一”。
问题的“诗词”
那么,我们来具体看看所谓的“诗词”作品吧。这首“诗”题为“忘食”,七言四句,全文如下:
白面書生学筑波,発憤忘食紙筆耕。
桃李満門邦家豊,紫峰名声四海奔。
这首“诗词”作品,至少存在以下三个问题:
不合韵脚
不合平仄
不合语法
关于这三个问题,之后会一一说明。在说明之前,考虑到不熟悉诗词格律的人,就用俳句来比喻说明吧。这首“诗词”作品,用俳句来说的话,作为日语的句法杂乱无章,没有季语,也没有五七五格律。假如是以下作品也敢称之为俳句,您会怎么想:
筑波すごい
一つ星クラス
学ぶを優秀
看,句法无章,没有季语,也没有遵守五七五格律,如果这也敢称之为日本传统的俳句的话,作为筑波大学,该会被日本人如何看待?
不合韵脚的问题
一般来说,诗词必须押韵。简单的说,末句的韵脚必须相同。
例如唐代诗人李商隐写的“夜雨寄北”的诗里,韵脚是“期”,“池”,“時”。
君問帰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漲秋池。
何当共剪西窓燭,却話巴山夜雨時。
“期”,“池”,“時”,现代日语的汉字发音是“ki”, “ti”, “zi”,所有韵母都是“-i”。根据汉语的发音,“期”,“池”,“時”均属于“支”韵。也就是说这首“夜雨寄北”的诗,押的是完全符合汉语发音的韵。
然而看看筑波大学的“诗”,由四句组成,其四句最后一字分别是“波”,“耕”,“丰”,“奔”。从古汉语来看,这四个字的韵脚如下:
波:歌韵
耕:庚韵
丰:东韵
奔:元韵
完全不同的韵部。也就是说,这四个字不管从哪个韵部来看,都未押韵。
不押韵的作品,能称作“诗词”吗?
不合平仄
诗词里关于音律的规则,除了押韵,就是平仄了。有问题的筑波大学的“诗词”,对于平仄也是混乱不堪。
详细分析那就话长了,这里简而言之,所有的汉字,其发音分为“平”与“仄”。这个“平”与“仄”组合乱了的话,诗的韵律也就乱了。
例如七言句子,“平平仄仄平平仄”属于正常。但是,“平仄平仄平仄仄”这样的平仄安排就乱了韵律。即便是诗词中的近体诗,也是严格要求的。
但,筑波大学的这首“诗”,也过于松弛了。例如第二句居然是“仄仄仄仄仄仄平”,这是啥东东,怎么地也说不过去吧。
不合语法
关于语法,就说一点吧。根据筑波大学的纪念碑解说,第三句后半的邦家丰有标注,附译文为“为了日本而奋发”。但不管标注还是译文,“丰”字是动词,“邦家”是宾语。在中国古典语法中,动词之后应该是宾语。宾语放在动词的前面,“丰”“邦家”就显得很奇怪了。
总结
把汉字排列整齐进行诗意表达,是个人的自由。但把它称之为“诗词”作品的话,是不是该有一定的条件?
更何况,拥有人文系的大学将其作为“学术符号之一”的这首“诗词”也太过于幼稚了吧。如果是明知道它完全不符合“诗词”格律而故意晒出来的话倒是挺好的,如果不是这样情况,那可就贻笑大方了。
好歹也是捐赠的,用心良苦。作为筑波大学的负责人,还是早点修改纪念碑说明,或者标明这首“诗”是不合格律的作品,或许会更好。

原文:http://id.fnshr.info/2017/02/04/tsukuba-kanshi/
作者:西原史暁

投票: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