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百田尚树谈死刑及精神病

青岛 在 周日, 2019-12-08 15:59 提交

作家百田尚树先生在其新书《致伪善者们》中,阐述了对于死刑的看法。
死刑执行的最终命令来自于法务大臣,2005年至2015年的10年间的18位法务大臣中,完全没有下达死刑执行命令的大臣有8位。且10年中的18位大臣里任期最长的谷垣大臣在其任期内的20个月里仅执行了2人,这令人无可奈何。大臣中居然还有反对死刑的,拒绝在其任期内下达死刑的执行命令,所以世间怨言四起:“你别占着茅坑不拉屎呀,干嘛要做法务大臣。”
反对死刑的人嘴里喊着不允许剥夺人的生命权,但请你考虑一下,死刑判决有其相应的理由。一命抵一命,而现在被害者如果不是多人,罪犯都不会被判处死刑,这难道不奇怪吗。杀害一人就应该判死刑,难道这种想法有错吗?
2006年奈良发生了杀害小学一年级儿童的事件,罪犯被判死刑,这是极其例外的案例,但我觉得这样判决属于普通正常。
不管如何说犯人也有人权,从根本上来讲,是否有必要强加给一个不承认人权的人以人权呢?罪犯杀害他人本身就是践踏人权的行为,被害者家属即使想亲手复仇,在法制国家里也是不被允许的,如果法律竟然不能替代受害者家属复仇的话,法律还有什么意义呢?
目前日本有120多人未被执行的死刑犯,被判处死刑后一直未被执行的死刑犯最长居然达46年之久。
死刑制度时死刑执行的最终结果,不是仅仅判处死刑就结束了的。如果只是判刑而不执行的话,我并非反对死刑,而是觉得不如采取其他惩罚的方法会更实在些。

去年12月份在大阪新今宫车站,2名女性被28岁的朝鲜籍男子推下月台差点造成死亡。对此,法院认为罪犯有轻度认知障碍,只判了2年半,而且是缓期执行4年。
精神障碍人士的罪行不会被追究,或者会被减免处罚,这点固然是被法律认可的,但问题是以后。将他们无罪释放回社会,可以想象得到吧,极有可能会继续同样的行动。
被告被缓期执行回到日常生活中,下一次不管把谁再次推下站台都不奇怪的,而且下一次未必那么幸运同样不会死人。不采取一定的防范措施,例如外出时有人看管等,将事件防范于未然是有绝对必要的。
或许这么一说又有人跳出来说歧视精神病人或侵害人权之类的,但我想反问一句,如果把你推下站台被电车碾压了,你对推你的精神病人能一句不埋怨还笑得出来吗?

 

投票: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