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言绝句用对仗作结的技术手段浅论

毕姥爷的头像
来源: 

作者:大有同人

   我们知道,七言绝句有不少是用对仗述起的,而用对仗作结的则相对较少。为什么?因为一般来说,绝句往往要按照起承转结的章法将命意逐渐深入展开,把重头戏放在后面来收束全文,这就是《说诗晬语》讲的“收束或放开一步,或宕出远神,或本位收住”。对仗这种形式,则是两句并行的,而绝句的后两句一旦是并行而不是衔接和发展的关系,命意就不太容易拓开、深入了,换句话说,用对仗作结容易导致这样一个弊端:放的出去、收不回来,容易结不拢,气脉好像停滞在那里了。

    那么,绝句用对仗作结的话,有没有好处?有的。从内容上来看,用两个句子来表达一对并行的意思,空间较为充裕,可以更为形象和细腻。从形式上来看,后两句对仗显得工整,具有形式美感,如果运用的好,单单这种形式就会给诗带来一种独特的张力。

    因为有这两点好处,所以有时我们需要用对结。这时候,怎样做才能避免出现“结不拢”的弊端?《诗薮》说“对结者须尽意”,《升庵诗话》说要“字句虽对而意则一贯”,它们都只给了理念,却没给办法,所以本文要探讨两种比较容易操作的技术。

    第一种:前两句就把事件骨干交代完,后两句作为前两句的诠释、渲染、补充而出现。举例说明:

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 杨万里
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前两句交代了作者对西湖的观感、意见——六月的西湖风景,不同于别时;后面的对仗句则诠释了这个观感、意见——点明了这个时节荷叶荷花的盛况。

绝句    志南
古木阴中系短篷,杖藜扶我过桥东。
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
    前两句交代了自己的行止、地点——系短篷后又过了桥东;后两句则补充了在这个地点中的所见所触——感受到了细雨、清风。

竹枝词 白居易
巴东船舫上巴西,波面风生雨脚齐。
水蓼冷花红簇簇,江蓠湿叶碧凄凄。
    前两句交代了作者的动向、环境——从巴东往巴西的船上遇到了风雨;后两句则用两个事物进一步渲染了这个环境——冷而湿的水蓼、江蓠。

除夜作  高适
旅馆寒灯独不眠,客心何事转凄然。
故乡今夜思千里,霜鬓明朝又一年。
    前两句交代了作者的行为、心理状态——逆旅难眠,心境凄然;后两句则解释了为什么会有这种行为和心理状态——思乡、哀老。

从军行    王昌龄
玉门山嶂几千重,山北山南总是烽。
人依远戍须看火,马踏深山不见踪。
    前两句交代了此地的形势——到处是山和烽火台;后两句则用具体事物渲染了这种形势——人是这样、马是那样。

    我们看到:正是因为前两句已经把事物的骨干交代完了,后面对仗的两句只是使它更为丰满些而已,所以读起来并没有“结不拢”的感觉,也就做到了“尽意”,也即“或放开一步,或宕出远神,或本位收住”。这个技术操作是在篇法角度上入手的。这种手段,用两个句子就将轮廓建立起来,同时又要注意前后两联的关系,在详略、取舍方面要有一些思考、控制总体脉络走向,以免前后文的轻重明显失衡。

    第二种:用流水对。流水对的句面虽然是对仗的,但两个句子并非并行的关系,句意是衔贯的,这样的话,它可以做到对命意的拓展和深化。仍然举例说明:

陇西行    陈陶
誓扫匈奴不顾身,五千貂锦丧胡尘。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深闺梦里人。
    后两句句面虽然对仗,但句意是衔贯的——这里的这堆骨头,还是那边梦中的人。

送司马先生    李峤
蓬阁桃源两处分,人间海上不相闻。
一朝琴里悲黄鹤,何日山头望白云。
    后两句句面虽然对仗,但句意是衔贯的——今朝分别,不知何日相见。

咏河市歌者 范成大
岂是从容唱渭城,个中当有不平鸣。
可怜日晏忍饥面,强作春深求友声。
    后两句句面虽然对仗,但句意是衔贯的——歌者际遇都沦落如此了,却还做些那样的事。

塞下曲    李益
伏波惟愿裹尸还,定远何须生入关。
莫遣只轮归海窟,仍留一箭射天山。
    后两句句面虽然对仗,但句意是衔贯的——单只歼灭敌人还不够,而且要驻守边关。

边词    张敬忠
五原春色旧来迟,二月垂杨未挂丝。
即今河畔冰开日,正是长安花落时。
    后两句句面虽然对仗,但句意是衔贯的——边城这样的日子,正是长安那样的时节。

    分析一下:由于流水对的句意是衔贯的,两个句子可以存在因果、转折、条件等多种逻辑关系,故而与常见的“起承转结”诗法,并没有本质不同,比较容易做到“尽意”。这个技术操作是从句法角度上入手的。七言的流水对,《沧浪诗话》称其为“十四字对”,说它是十四个字构成一个完整意思的对仗方式,《唐音癸签》解释它是“两句只一意也”,这十分准确。流水对的写作,要求较高,它需要灵感,外加一些技法。(关于技法的便捷诀要,我在以前的一篇文章中简单归纳过,当然是很浅陋的意见,有机会的话,或者会再深入探讨一下)

    这两种技术手段,是从作品中归纳而来的比较容易操作、比较适合初学者使用的手段。前者对篇法掌握水平的要求较高,对句法掌握水平的要求稍微低一些;后者对句法掌握水平的要求较高,对篇法掌握水平的要求稍微低一些,所以要视具体情况去选用。

    再举一个有趣的例子:苏轼的《花影》:“重重叠叠上瑶台,几度呼童扫不开。刚被太阳收拾去,却教明月送将来。”它的对结同时满足前文提出的两个技术操作方法。

添加新评论

验证码
请写出诗句的下一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