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捉妖


  崂山的道士们一直认为,幸好有了他们,崂山才不至于飞到天上去;
  崂山的道士们一直认为,幸好有了他们,崂山才不至于陷到地下去;
  崂山的道士们一直认为,幸好有了他们,崂山才不至于被海水吞没。
  作为一个人,啊,不,作为一个道士,信念是很重要的。
  道长站在太清宫门前的石阶上正凝神考虑中午吃什么,看到一个瘦小枯干之人走上来,紧随其后的一个人有点壮实背着大包吭哧吭哧。眼看着走到门前了,道长正打算回避,却见瘦小枯干之人疾步走到道长面前双手抱拳:“道长您好,俗家第59代弟子给您问安了。”   道长赶忙还礼:“原来是同门之人,远道而来辛苦了。”
  瘦小枯干之人伸手往怀里掏了半天,摸出公民身份证来,躬身双手捧过头顶:“这是贫道的证件。”
  道长接过来,只见上面写着姓名海岳,然后在身份证右上方贴着一张小纸条,写着细小清秀的楷书:“兹证明海岳为第59代俗家弟子,专司降妖捉怪。”
  道长看罢一惊,赶紧思考自己是多少代弟子,却一时想不起来了,好像也是50来代。
  于是道长恭恭敬敬还了身份证,作揖唱了道号:“无量天尊!贫道道号林下清风。不知仙友光临弊宫,是上香呢还是来赐教论道呢?”
  海岳微微一笑:“几天前贫道梦见天尊祖师爷托梦,要我来崂山捉妖。故此想在贵宫叨扰数日,十天左右吧。”
  林下清风道长虽然修炼几十年了,但决不相信天尊祖师爷会托梦的。自己也常常做梦,梦里都是些来上香的女施主的身影,窈窕淑女道士好逑,梦里的女施主不仅虔诚交钱,还在水一方呢。
  只见海岳又向怀里掏了半天,摸出500元人民币递上来:“这是贫道的住宿和香火钱,饭钱走时再算。””
  林下清风道长眼睛一亮,但是很担心地看了看随同来的那个壮汉。海岳笑道:“那人名叫吴桥,是贫道的秘书,他不在宫里住的,道长不必担心。”
  听了这话,道长放心了,接了钱偷偷使劲搓了一下,好像不是假币,便往门内引。
  海岳一脚跨入大门,便一瘸一拐地望大殿走去,道长知道这就是传说的禹步了,是道家最高境界的步法,不由得心生敬畏,无意间回头看,不知被秋风吹的还是自己眼花了,门旁的百年老树居然也跟着踉跄了一下。


  海岳住进太清宫的厢房,令吴桥打开包裹,取出一柄桃木宝剑放在床头,换上黄色马褂,把包裹里的东西一一取出放好后,吩咐吴桥下山去了。
  现在正是秋季,崂山几乎没了游人的踪影。海岳在屋内念了一通道德经和小神咒后,开水冲了大碗面,吃了后在太清宫附近一个人闲转起来。
  太清宫里道士们正在敲钟大鼓,唱诵逍遥经。海岳看见崂山满山红叶,一派仙家气氛,不觉吟诗一首道:
  枫叶千层掩小桥,太清宫里诵逍遥。
  仙香几束白云起,只在崂山境内飘。
  吟罢独自走到桥边,看到几匹鲤鱼正在戏水,又动了诗情:
  碧水无痕不染埃,桥头古木满苍苔。
  欲听道士说玄妙,一群鲤鱼随影来。
  过了小桥便是竹林了,海岳见景生情,想起自己当年修炼时常常在竹林里跟着师傅学道,动了诗情:
  才遇风霜色愈浓,原来仙骨是虚空。
  千山万水皆行遍,唯有竹林处处同。
  几乎转遍山头,看看夕阳西下,海岳开始往回走。进了太清宫大门,赶紧一瘸一拐,挪着禹步到食堂吃了晚饭,回到自己房间休息,一夜无话。


  大清早,山下的村民跑到太清宫来找道长,说半夜里闹妖精了,能不能派个道爷下山降妖捉怪。道长有点为难,本想拒绝,忽然想起昨日来的海岳道爷,好像就是专门管降妖捉怪的,何不叫他去试试看呢。
  海岳也不客气,问详情,那个村民说昨天半夜里老是有砖头砸进窗户还有怪叫,应该是闹妖。海岳沉思了一下,谈价钱要了3000元。可是村民居然要求打折,最后谈了半天定下价钱为2800元,条件是不开发票。
  于是海岳随村民下山,到那村民家里,白天又吃又喝,念经舞剑摆香案只待晚上捉妖。
  半夜里果然又有砖头扔进窗户,海岳让那个村民躲在窗下看他如何捉妖。第二块砖头扔进来的时候砸在屋里的镜子上,哗啦一声玻璃碎了。海岳大怒,拽出桃木宝剑蹲在地上,伸两个手指放在鼻子下闭眼嘟嘟囔囔了一会,猛然跳起来面向窗口挥舞宝剑,可是很不幸,第三块砖头正好砸在海岳的鼻子上,血哗哗流出来。
  海岳差点晕倒,哼哼着骂道:“你他妈的也不看看呀。”
  窗外的妖精很害怕,低低声音哀求道:“我也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对不起。”
  海岳忍着剧痛,拿宝剑往外一指,大喝:“咄!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急急如赦令,妖怪还不受死!”
  村民伏在窗下清清楚楚听到外面的妖精大叫一声,好像被道爷的剑风劈中。海岳急忙叫村民打开手电筒出去看看,窗外什么也没有,只是地下留有一块红布。海岳叫村民把红布拿回来放到脸盆里倒入清水,只见红布没有任何变化,海岳看了看说:“不好,妖怪没死。不过妖怪是不敢来了,但是会到附近的人家作怪,你明天通知周围的邻居看看谁家闹妖,我再去捉。”


  一夜无话,妖精果然没来。
  第二天一早,那个村民便挨家挨户讲述海岳道爷的法力如何强大,一剑刺跑了妖精。说到第十家的时候,那家村民脸色变了:“糟糕!那个妖怪跑我们家来了!昨天后半夜也往我们家扔砖头了。”
  于是他们赶紧来找海岳,海岳刚起床,正在诵念道德经,众人不敢打扰,都在院子里等。等了约摸一个小时,海岳出来了,鼻子上贴着创口贴,对大家说道:“昨晚的妖精太厉害了,我差点着了道。”
  见了那个第十家的村民,问详情,那个村民说昨天半夜里老是有砖头砸进窗户还有怪叫,应该是闹妖。海岳沉思了一下,谈价钱要了3000元。可是村民居然要求打折,最后谈了半天定下价钱为2800元,条件是不开发票。
  于是海岳随村民到家里,白天又吃又喝,念经舞剑摆香案只待晚上捉妖。
  半夜里果然又有砖头扔进窗户,海岳让那个村民躲在窗下看他如何捉妖。第二块砖头扔进来的时候同样砸在屋里的镜子上,哗啦一声玻璃碎了。海岳大怒,拽出桃木宝剑蹲在地上,伸两个手指放在鼻子下闭眼嘟嘟囔囔了一会,猛然跳起来面向窗口正要挥舞宝剑,却听外面一声惨叫,妖怪哭爹叫娘起来。海岳奇怪地看看自己的宝剑,还没来得及大喝:“咄!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急急如赦令,妖怪还不受死!”呢,怎么妖怪就中招了呢?
  海岳命令村民躲着别动,借手电筒出去看,就听外面嘀嘀咕咕说了一会,一阵响动几声哀号。过了一会儿海岳回来了,对村民说:“妖怪已经打跑了,从此绝不敢再来扰民了。可是妖怪坏的很呢,居然把我的秘书用腾挪大法搬到你院子里来了。你来帮忙背他回旅馆,我还要给他治疗驱邪。怎么你家院子里还有套子呀。”
  村民不好意思地说,那是他自制的铁套子,准备冬天放山上套兔子的。
  村民战战兢兢跟过去看,海岳道爷的秘书吴桥滋牙咧嘴地躺在地上,脚脖子鲜血淋漓,边上放着那个自制的铁套子,还沾着血。
  吴桥挺沉的,村民和海岳道爷两个人才好容易架起他,一直背到附近住宿的旅馆。


  早上,海岳回到太清宫,这次没有学大禹的禹步,而是径直走到自己的房间收拾好行李,找到林下清风道长结算钱,道长只扣了他100元,其余的都退还了。
  下得山来,找到吴桥住宿的旅馆,结完账扶吴桥出门。吴桥一瘸一拐的,在众多村民敬佩的眼光下上了出租车。有几个懂得道法的村民呆呼呼地议论吴桥是不是走的禹步,差点吵起来。
  只有两家付了钱驱了妖怪的村民很高兴,带着感激地心情送走海岳。对于吴桥的伤,村民很过意不去地说:“妖怪太厉害了。如果不是海岳道爷,吴桥可能性命难保呢。”
  至今,崂山村民还在流传着海岳大师降妖捉怪的美谈,至于吴桥,早就被人忘记了。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