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谜案①足利事件

原創

  栃木県足利市人口16万人左右,是个历史悠久的小城市,因古迹甚多且有不少美术馆而有名。这里环境优美,经常有野猪和熊出没。2019年10月18日一天时间里就有男女四人被野猪攻击受了轻重伤,政府不得不召集当地的狩猎协会会员对野猪进行追杀。1934年初建的《渡良濑桥》,因日本天才美女歌星森高千里的同名歌曲而闻名于世,并于2007年建了歌碑。
  这么一个古风味浪漫迷人的地方,居然发生了改变日本司法制度的大冤案。那是1990年5月12日,在足利市区一个老虎机店门口停车场玩耍的4岁女孩失踪了,直到第二天才在附近的渡良濑河里发现尸体。女孩穿的裤衩上沾有似乎是犯人的体液,所以当即被断定为猥亵诱拐杀人案件。其实不久前已经有了2起女童被杀案件,栃木県警视厅派了180名警探进行调查,已经把怀疑的眼光集中在当时担任幼儿园校车司机,且是老虎机店常客的菅家利和(43岁男性)的身上,警方对他进行了一年多的盯梢,但没发现任何可疑之处。
  栃木県警视厅感觉很没面子,要知道日本刑事案件的破案率是世界首屈一指的,怎么可能在一个小城镇里栽了,于是直接赌上警视厅的面子发誓要大干一百天迅速侦破此案。上面追的紧,下面压力大,这时候天知道怎么回事,警方采取了至今无法解释的手段:认定菅家利和的DNA与犯人所留体液完全吻合,予以立即逮捕并结案。
  警方的证据其实很荒唐,且不说菅家利和的DNA与犯人根本不符合,认定他作案嫌疑的居然只是有人说了句菅家利和喜欢孩子。警察审讯菅家利和时也发生了怪事,竟然搞出了一份自白书,说是菅家利和自己承认并交代了犯罪经过。实际上根据后来菅家利和不断上诉的行为来看,这份自白书是怎么来的恐怕不难理解了。从警方调查到DNA技术鉴定,整个就是个扯蛋过程,但这种胡作非为足以判菅家利和死刑的了。然而法官不糊涂,认为当时的DNA鉴定刚刚导入法医界,是否可靠还真不明白,加上菅家利和在法庭上翻供,有被逼供的嫌疑,尽管民愤极大及警方证据确凿,法官依然认为不着急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还有什么剥夺政治权力终身,而是采取了比较谨慎的判决,1993年宣判菅家利和无期徒刑。
  对于有罪判决,足利市民并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本来嘛,冤枉一个无罪的人就等于放走了真正的罪犯,这可不是聪明人做的事。于是足利市市民西卷丝子带着疑问给监狱写信要求面见菅家利和,被监狱方直接拒绝了。但西卷丝子更加怀疑了这是不是冤案,既然不让见面那就写信吧。但监狱对于外来及犯人的信件有严格的审阅制度,西卷丝子开始怀疑菅家利和的初期通信是不是被监狱方篡改双方内容了,直到两个月后才看到菅家利和关于被冤枉的申述。西卷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不再犹豫,立即成立了菅家利和后援会帮助他洗清冤案。顺便说一句,西卷和菅家利和一样,也是幼儿园校车的司机。
  1993年被判处无期徒刑后,菅家利和开始了漫长的伸冤活动,但不断被驳回,2000年日本法庭龟山继夫审判长再次判决“DNA证据确凿,法庭予以承认”,维持原判。
  2002年12月,菅家利和在狱中申请再审。2008年1月媒体介入,日本电视台以特别新闻的方式正式报道此事,指出供词的几个矛盾点以及DNA鉴定问题,呼吁对DNA进行再次鉴定。电视台正义满满,把这个特别节目反复播放,这一切归功于记者清水洁。
  2008年宇都宫地方裁判审判长池本寿美子再次驳回菅家利和的再审请求,而菅家利和当场要求东京法院进行再审。2008年12月19日,东京最高法院田中康郎审判长决定对DNA进行再次鉴定,这时候的菅家利和已经被捕第17年了。2009年4月20日,DNA再次鉴定的结果出来了:不一致的地方太多,可以确定不是同一个人。东京最高法院就此下结论:菅家利和的DNA与被害女孩裤衩上遗留的体液不一致。为了确保再鉴定的结果正确,东京最高法院曾提出“有可能在调查时失误,沾染了汗水”,为此把当时调查案件的警察叫来也进行了DNA对比,但最终所有可能性都被排除了,不一致就是不一致。
  2009年6月4日东京最高法院认为,证据不足,目前已有证据表明菅家利和是无罪的,应立即释放。于是日本电视台记者清水洁只身进入监狱,把菅家利和带了出来。
  清水洁也成了神一般的记者,他1958年出生在东京,之前就职于照片周刊《FOCUS》编辑部记者,后进入日本电视台担任记者和特别解说员。他作为记者可不仅仅救了菅家利和一人,1999年就曾奋力报道桶川杀人案拯救了与菅家利和几乎一样被冤枉的无辜者,并成功为被冤者恢复名誉。然而这些还不足以成为神话,是解救了被冤者菅家利和之后,清水洁独自对案件进行调查,于2010年发表报告文学《我知道真犯人》,2011年发表文章《这才是真犯人的证据》,把自己独立调查的结果公布出来,确定了与受害者裤衩上遗留的DNA一致的真犯人,对此真犯人DNA进行鉴定证明的是筑波大学教授。
  《每日新闻》记者把无罪判决书寄给曾判决菅家利和有罪的五名法官(龟山继夫,北川弘治,河合伸一,梶谷玄,福田博),以及驳回菅家利和上诉的三名法官,结果这八名王八蛋以各种理由拒绝道歉,成为日本司法界永久的耻辱,也遭到政法大学教授木谷明的指名怒斥。
  2009年6月,所有参与足利事件调查的警员宣布,把当时获得的勋章表彰全部返还上级。第二天东京高级法院宣布再审菅家利和。2009年10月5日,检方拜访菅家利和正式进行道歉谢罪。菅家利和在记者会上讲述了自己如何被逼供的详细经过,以及被警方殴打用刑的过程,最后说:“我无法原谅这些警察,也无法原谅法院和审判长。希望公开他们的名字,全员在我面前道歉。”
  被冤枉并关押了17年半,64岁的菅家利和最终获得日本政府8000万日元的刑事补偿。
  恶人也未必有恶报。首判菅家利和无期徒刑并参与最终无罪判决的法官龟山继夫于2004年作为法院老干部光荣退休,2006年获得旭日大授章,但对他的指责和问责的声音从未停息。

投票: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