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传说六:天坑

原創

“你们这些道士,一个字来讲就是坏!两个字真坏!三个字就是真他妈的坏!”五嫂的手指基本上戳到林下无风道长的鼻子上了,恨恨地骂完转身走了。
林下无风道长笑了笑,没说什么,不过在心里计算了一下:真他妈的坏应该是五个字呀,怎么成三个字了?
对于一个优秀的道士来说,没有好坏的区别。道可道,非常道,道士的道不是常道,不是普通的道。这点,俗人是不能理解的。
五嫂只不过是施工队里洗衣服做饭的,大字都不识几个,更别想让她理解道家的真髓了。几个小主意就把她折腾地寻死不成觅死也不能得,而且还让她说不出道理来,只能骂骂解气了。
道观里的宫殿维修差不多快结束了,到处都收拾地干干净净,可是工人们赖着不走,非要道士们付清全额工资,还在后院中间挖了个井口大几米深的大坑,威胁说不给钱就不填死,让道士们没法到院子里来练武。
“有坑乃万物之母,什么东西都是有用的,顺其自然。”道长对于工人这个缺德方法并不在意,而且对于工人们这么明显的报复很满意,明枪容易躲。
要不是今天来贵客,道长宁可让坑这么放着,作为拖欠工资的好理由,大不了天下雨积水了就改作鱼塘。但是今天的客人是省里领导带来的,虽然不会到后院来,为了防备领导有意无意瞅一眼后院,所以还是叫道士们弄块三合板盖上,撒上沙土,至少看上去好像院子里的地很平整。
收拾完这些,刚把后院的门锁上,领导也就到了。
这次领导来,带来了一个黑黝黝的壮汉来,好像不是我国人。在接待室喝茶的时候,那个壮汉通过翻译问道:“听说道家会武术,以前有个张三丰创立了太极拳,很能打,不知道这里的道士们练不练拳。”
林下无风道长当然很得意,介绍了太极拳的历史和流派,告诉他道士们天天练武,太极拳是以柔克刚,专门对付刚硬的拳法。
不料那个人突然站起来,几下就扒光了上衣。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道长也在心里嘀咕:怎么,你要现场强奸道士还是怎么地?
马上,道长知道自己的话惹麻烦了,翻译说道:“我是来自泰国的拳王,以前挑战过少林寺,没遇到过对手。今天我想领教一下太极拳,看看你们怎么以柔克刚。”
领导已经来不及阻止了,看样子那个拳王今天不比武是坚决不肯罢休了。好在领导是个软心肠,悄悄在道长耳边说道:“我可知道咱们太极拳的厉害,你们千万别下手太重,点到为止呀,别把人家打残了。”
道长看到拳王那身肌肉,倒吸口凉气。这里的道士们虽然练拳,大都是锻炼身体,当作广播体操而已,有时候也是给游客看的,真打的话,肯定不是拳王的对手。
但现在没法收场了,少林寺可以以佛理说明不与人争强斗胜来拒绝,但是道家没有佛理,而只能按照道理迎战了。于是道长叫来太极拳教头吩咐道:“比武要点到为止,宁可自己被打也不要伤了客人,摆几个招驾势给他看看就行了。”
太极教头倒也不客气,上来就是一招金鸡独立,是太极拳里著名的架势,很标准很气魄。大家一起鼓掌喝彩,没想到的是那个拳王也不客气,一个箭步冲上来一拳打在太极教头的胸口,紧接着一个扫堂腿,瞬间,太极教练整个身体飞了起来,然后像个大口袋一样重重摔在地上,昏厥过去了。
拳王啐了一口唾沫,鄙视地摇摇头,然后眼睛直勾勾盯着道长,很显然是要挑战林下无风道长。
道长看看地上的教头,意识到事情的严重,心中不悦。便向翻译说道:“这里地方太小施展不开,我们到后院去比吧。”
打开门,众人都在后院门口围着观看。道长沿着墙根来到院子后墙,那个泰国拳王也沿着墙根跟过来,可是道长迅速沿着墙根转到另一面墙那儿,还摆了一招漂亮的白鹤亮翅。
拳王大怒,不再跟着追了,而是大踏步径直奔向道长,走到院子中央时,悲剧发生了。就看拳王脚下一软,整个人好像被地心吸引,突然从地面消失了,传来一声大叫。
众人呆呆发愣,凝固中传来翻译的话,不知道是翻译自己的语言呢还是翻译拳王的语言:“我的妈呀!”

投票: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