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訳

日本微小说:纯真

作者:太宰治

  “纯真”之类的概念,说起来在美国生活的话或许能找到范本。譬如某某学院之某某女教师总是忧心忡忡地强调“要尊重孩子的纯真天性”等等含糊不清的话,且不时为此叹上一口气。于是女教师的弟子们也就这么奉为信条向自己的老公推销。老公们也就心软了,虽然年纪不小了却还留着胡子之类,也随声附和道:“嗯,是呀,的确要保护小孩的纯真天性。”这类似于溺爱,未必是好事。
  日本有“诚信”理念,但真没有“纯真”的概念。看看那些打着“纯真”旗号的人,基本都是演技。如果并非演技,那基本都是傻子。我家女儿四岁了,居然对着今年八月刚出生的婴儿头部噼啪殴打,这样的“纯真天性”到底哪值得尊重呀。跟着感觉走的人,往往如同恶魔,无论如何还是需要进行理念教育的。
  看看小孩口中埋怨的严母,往往都是好母亲。还真没听说过有人在孩童时代吃过苦而导致人生恶果的例子。人嘛,从孩提时代开始,就必须要给他留下一点悲伤的回忆。
 

日本微小说:泥鳅和金鱼

作者:太宰治

  有一天,孩子手里拿着玻璃瓶,哭着要金鱼。于是街头卖泥鳅的大叔就往那个瓶子里装了两条泥鳅。
  小孩马上就高兴了,把脸贴在瓶子上盯着看的时候,长着胡子,看起来很滑稽的泥鳅说道:“小朋友,比起漂亮的傻瓜,什么也不会做的金鱼,我更好哟。来,看我跳舞吧。”说完,一条泥鳅从瓶子底窜到水面,翻了个跟头,把滑稽的脸露出水来,然后又沉入瓶底。
  小孩这才明白,以前看不起泥鳅是因为自己从不思考的原因。
  “比起金鱼来,泥鳅更可爱,还会跳舞,真有趣。”小孩说着,就拿着瓶子走,向朋友们讲解起来。
  拿着金鱼的小孩们都笑了。
  “什么什么?泥鳅算什么呀,这金鱼可是很贵的哟。”
  泥鳅悄悄说道:“小朋友,不用难过,再等等看。”
  今天的天气很闷热,叫人很不舒服。没有活力了的金鱼,显得弱不禁风开始一条一条死去。可是泥鳅却活跃起来,滑稽的脸越发可爱,在瓶子里跳起舞来。
 

日本微小说:怀表

作者:梦野久作

  怀表从橱柜的另一侧掉落,独自滴滴答答跑着时间。
  老鼠看见就笑了:“真蠢呀,没人看你,怎么还在跑时间!”
  “就是因为没人看的时候也在跑,所以看的时候才有用呀。”怀表回答道,“没人看的时候停下来,或者只是有人看的时候才动,这都是偷窃行为。”
  老鼠顿时羞愧起来,耷拉着脑袋逃走了。

日本微小说:饭桶

作者:太宰治

  听说饭桶就是很能吃的意思。我现在虽然不是,但以前的确很能吃。那个时候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典型的大饭桶。曾经对朋友檀一雄老老实实坦白自己是个饭桶,然后把关东煮里面的豆腐,炸菜团,萝卜,又是豆腐这样的排列顺序没完没了吃起来。檀一雄君惊讶地瞪大眼睛敬佩道,你可真是不一般的饭桶呀。也曾对伊马君讲过饭桶的定义,然后示范给他看,伊马君居然看得喜上眉梢,说要是这样的话恐怕我也是个饭桶……其后与伊马君一起吃过五六次饭,结果发现他还真是个货真价实的饭桶。
  又便宜又好吃的,甩开腮帮子吃就行了,还有比这更重要的事吗。这都是理所当然的,也就是饭桶的深意。
  有时候看到新桥那儿的关东煮,年轻男子用筷子很灵巧地剥开烤虾皮,被妻子在一旁鼓励叫好,于是又拿起一只很利索地剥开了。我真,看着真别扭呀,用手抓起来直接剥不好嘛?听说人家俄罗斯吃咖喱饭都是直接上手的。

日本微小说:送葬队伍

作者:田中贡太郎

  鹤岗城里有个武士叫大场宇兵卫,这天他和朋友聚会,到半夜才往回走。这里虽然不是北方却有着很寂寥的老屋子街道。正穿过老屋街道时,对面来了一队送葬的行列。傍晚送葬都很少见更别提深夜了,大场等送葬队伍走近了就问前头的人:“这是谁的葬礼呀?”
  对方毫不犹豫地答道:“是大场宇兵卫的葬礼。”
  “什么!大场宇兵卫?”
  “正是。”
  送葬队伍走过去了,宇兵卫惊得喘不上气来。跌跌撞撞回到家一看,家门口有一堆篝火的痕迹,那可是送葬用的篝火。
  大场当晚就病了,没过多久就一命归西了。

日本微小说:狸和与太郎

作者:梦野久作

  与太郎每天都去邻村玩,总是在太阳落山前穿过小树林回家。
  因为妈妈告诉他说:“那片小树林里呀有只老狸猫会千变万化,太阳落山前不回来会很可怕哟!”
  有一天与太郎玩的高兴竟然忘了时间,天都黑了才往回赶。刚走进树林,突然冒出一丈多高的老道,还是一只眼睛。“哎呀,这么高的老爷爷,就一个眼珠子啊?真有意思。和我一起回家玩吧。”与太郎说道。
  那个一丈高的老道居然眼瞅着就变成一个大长脖子女子。“哎呀,好漂亮的长脖子小姐姐呀!真奇怪这脖子怎么会这么长?你再长点我看看。”与太郎顿时好奇心满满的请求道。
  长脖子小姐姐这次又变成厉鬼了。“哎呀,这次变成鬼啦,和玩具人偶一样。真奇怪,你能不能再变点啥?”
  妖怪见与太郎一点不害怕,感觉好没意思,于是显出原形,是一只老狸猫。
  与太郎顿时脸色苍白,大叫道:“卧槽!老狸猫来了!要是变化什么就糟了啊呀!啊,啊,啊。。。”
  与太郎一溜烟跑了。

日本微小说:乳房

作者:小川未明

  婴儿在母亲的怀里吧嗒吧嗒吸吮着乳房吃奶。在边上看着的常子忍不住说道:“吃的真香呀。”
  “你也是这样吃着奶长大的呀。”妈妈笑着说。突然间,常子那么怀念起乳房来:“让我也吃一口吧。”
  刚说到这,婴儿突然动了,哇哇大哭起来。
  “哎,别戳孩子呀。”妈妈道。
  “这孩子真鬼。”常子一边嘟囔着一边走向门外,和邻居小孩良雄一起玩。忽然刮起一阵风,眼睛里刮进了砂子。
  “我给你弄出来吧。”良雄想把砂子弄出来但是没成功,于是把常子带回她的家。
  “良雄君,谢谢你。”妈妈感谢道。
  常子开始用水洗眼睛,可是还是不行。
  “据说用奶水可以冲出来的,试试吧。”妈妈说着,把常子抱在怀里,把奶水滴进眼睛里。
  “好像真的管用耶。”常子轻声赞叹。在一边看着的良雄,突然怀念起乳房来。

新冠患者九死一生的治疗经历

  感染新冠病毒后分为两种,一种是重症,约20%;一种无症状或轻症,约占80%。日本日刊现代记者用电话采访了东京都内饮食店工作的52岁男性,听他讲述了地狱般痛苦的患病经历。
■ 当初被禁检查而晾在一边
  3月17日开始感觉身体不爽,然后低烧,喉咙肿痛,感觉就好像吞下10倍于鲅鱼骨的铁丝扎在喉咙上一样剧痛,痛的别说喝水了就连咽吐沫都困难。渐渐的脖子开始肿起来,没了食欲,浑身慵懒,吃安眠药也痛的睡不着。
  想睡,可是背部好像被人用棍子痛打了一顿痛彻骨髓,整整两天都在家里的床上翻滚,实在受不了了去附近医院,被告知“有流行感冒的可能,但国家禁止检查所以只能开点药了。过两天还没有退烧的话再来看看吧”。于是吃感冒药和退烧药,可痛苦依然,第二天再次去医院求医。
■ 突然鼻血喷流不止。。。
  平日里35.8度的体温突然蹿升到38.6度,检查血液和透视发现,白血球数值升高,肺部出现阴影。接到报告的保健所立即指示送往大医院,很快就被送进东京都医院,进入集中治疗室(ICU),进行抗生素点滴治疗。

页面